反其道而行之

小范的网名是,不减到160斤绝对不改名,这个网名很好记,他说到做到,从我第一次有他联系方式之后,他就真的没改过名字。

那天下午是有点儿风的,我就说那要不晚上去湖边吹吹风吧。他们仨昨晚在啤酒公社宿醉,在酒店睡到下午才回学校。小范凌晨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么晚了还不睡,你在想什么呢,今晚要睡多久,明天还要醒多久。”我给他点了个赞。

本来想去北区便利店买瓶锐澳当饮料喝的,老板搬出一个大纸箱子,来,送你们喝,我一打开纸箱,发现全是酒。我挑了一瓶pink moscato、一瓶桃子味的起泡酒。
后来小范来了,看到酒,眼里射出两条精光,大赞我,可以啊,还是你有面儿啊。

姜哥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不爱...


她已经是浮在海面上的一块了,这时候很想把自己的身体腾起来再狠狠地压下去,向下沉进深不见底的海里,就这么一直缓缓地沉下去。只要能被完全地包裹着,沉到哪里也没关系。

嘿哟!这是一些乱杂杂的摘录。

——《Lolita》

She was lo. plain lo in the morning.

bea...beautiful !!

She could fade and wither---I didn't care. I would still go mad with tenderness at the mere sight of her face.

You have to be an artist, a madman, full of shame and melancholy and despair...in order to organize the little deadly...

观百鸟朝凤

唢呐

声声吹

声声催


末路

走尽了

黄土

撒上天


百鸟朝凤

曲终一人

12

© oohfr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