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其道而行之

小范的网名是,不减到160斤绝对不改名,这个网名很好记,他说到做到,从我第一次有他联系方式之后,他就真的没改过名字。

那天下午是有点儿风的,我就说那要不晚上去湖边吹吹风吧。他们仨昨晚在啤酒公社宿醉,在酒店睡到下午才回学校。小范凌晨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么晚了还不睡,你在想什么呢,今晚要睡多久,明天还要醒多久。”我给他点了个赞。

本来想去北区便利店买瓶锐澳当饮料喝的,老板搬出一个大纸箱子,来,送你们喝,我一打开纸箱,发现全是酒。我挑了一瓶pink moscato、一瓶桃子味的起泡酒。
后来小范来了,看到酒,眼里射出两条精光,大赞我,可以啊,还是你有面儿啊。

姜哥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不爱...


她已经是浮在海面上的一块了,这时候很想把自己的身体腾起来再狠狠地压下去,向下沉进深不见底的海里,就这么一直缓缓地沉下去。只要能被完全地包裹着,沉到哪里也没关系。

嘿哟!这是一些乱杂杂的摘录。

——《Lolita》

She was lo. plain lo in the morning.

bea...beautiful !!

She could fade and wither---I didn't care. I would still go mad with tenderness at the mere sight of her face.

You have to be an artist, a madman, full of shame and melancholy and despair...in order to organize the little deadly...

观百鸟朝凤

唢呐

声声吹

声声催


末路

走尽了

黄土

撒上天


百鸟朝凤

曲终一人

松子的美梦

松子


把你放在摇篮里

吻一吻你的额头

这么摇啊晃啊的舒服吗


新裁的蕾丝裙

穿上它睡觉

可是会有千纸鹤入梦的哟


列车呼啸而过

我套上彩色五指袜

给你表演个脚趾舞呀


靠边些

在河边的草垛坐下来

棒球是很容易伤人的


松子

好久没见

你现在在非洲的贫民窟

给孩子们剪头发吧


我要大喊一声

声音在印度洋上跳跃

告诉你


你啊

你不是什么醋渍的鲱鱼

你香香的 美丽

没有什么要抱歉的地方

你的人生很值一提


12

© oohfree | Powered by LOFTER